• 分享到:

    東西問·中外對話丨中歐關系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

    東西問·中外對話丨中歐關系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

    2022年04月28日 20:38 來源: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  視頻:【東西問·中外對話】中歐關系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    (東西問·中外對話)中歐關系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

      中新社北京4月28日電 題:中歐關系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

      中新社記者 龐無忌

      過去一年頻遭逆風的中歐關系出現積極信號。近期,第二十三次中國—歐盟領導人會晤以視頻方式舉行。這是時隔近兩年來,中歐再次接續最高層級對話。外界認為,這說明中歐都在向著雙方關系穩定發展的方向努力,對大變局下動蕩復雜的世界,尤顯意義重大。

      隨著俄烏沖突等新變量的加入,中歐關系是否迎來新的“決定性時刻”?中歐各領域合作對話如何盡快回歸正軌?未來是合作還是對抗?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秩序會迎來什么樣的改變?

      就此,中新社“東西問·中外對話”邀請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(Joerg Wuttke)與中國人民大學歐盟研究中心主任、歐盟“讓·莫內”講席教授王義桅展開對話。

      伍德克表示,在所有評估中,對中國的投資是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替代的,他建議要傾聽歐洲人的想法。王義桅也呼吁,中歐雙方應該走出美國那套“二元敘事”的陷阱,獨立發展雙邊關系,共同反對“脫鉤”和“新冷戰”。

    <a target='_blank' href='/'>中新社</a>“東西問·中外對話”邀請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(Joerg Wuttke)對話中國人民大學歐盟研究中心主任、歐盟“讓·莫內”講席教授王義桅。 李霈韻 攝
    中新社“東西問·中外對話”邀請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(Joerg Wuttke)對話中國人民大學歐盟研究中心主任、歐盟“讓·莫內”講席教授王義桅。 李霈韻 攝

      對話實錄摘編如下:

      中國是“未來的市場”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疫情阻斷了許多國際航線,對中歐經貿關系有何影響?

      伍德克:實際上,(多數)歐洲企業在中國經營順利,并未遇阻。我們的業務是持續的,員工可以生產,可以向客戶出售產品,許多產品最終銷往歐洲,制造業領域相當強勁。但受到疫情防控等影響,航班減少,旅游業遇冷,服務業受到了嚴重打擊。

      此外,疫情導致人們的往來中斷,沒有高層管理人員來華,也沒有合作伙伴去歐洲,這意味著未來的投資可能會被推遲甚至擱置。而且歐中雙方的了解也會減少,這不是個好的現象,交流是必需的,不能總在網上進行。

      中新社記者:中歐互為重要貿易伙伴,未來中歐合作的韌性和潛力在哪里?

      伍德克:歐洲和中國之間的貿易往來非常頻繁,這表明歐洲消費者真的很喜歡中國產品。歐洲人每天大約從中國購買13億歐元的商品,顯示中國產品的質量和競爭力。但貿易流在某種程度上非常不平衡,歐洲每天只向中國銷售6億歐元的商品。

      歐洲的高需求是雙邊貿易韌性的來源之一。中國設計和生產的產品銷路更好,很有競爭力,中國市場對于歐洲企業也很有吸引力,這些也是韌性的來源。此外,疫情雖然對供應鏈造成沖擊,但歐中貿易出貨量保持良好,可以稱得上是個奇跡。中國是“未來的市場”,這點毋庸置疑,我們也會繼續在中國的投資。

      貨物貿易之外,(歐中)服務貿易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潛力很大。

      王義桅:中歐兩大市場原來的模式是中國生產,歐洲、美國西方市場消費。今天,中國也在擴大內需,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。從原來中低端的產業鏈邁向中高端過程中,中國正在釋放著巨大新消費的潛力。

      歐洲現在受到俄烏沖突的影響,非常需要更大的市場來提振信心,否則,沖突在繼續,很多對歐洲的投資資金流到了美國,歐洲還接收了大量的難民,為了供應鏈的韌性、安全、自主可控、分散化多元,實際上違反了很多市場的某些原則。

    一列出境中歐班列正在駛出阿拉山口站。陳乾 攝
    一列出境中歐班列正在駛出阿拉山口站。陳乾 攝

      “歐洲想與中國打交道”

      中新社記者:現在俄羅斯和烏克蘭之間爆發沖突,有聲音認為,世界可能會再次陷入冷戰式的、陣營對抗的危險,中歐關系也可能出現這種“決定性時刻”,怎么看待這個問題呢?

      王義桅:我并不完全同意這個說法。首先,決定這個時刻的主要矛盾是美國,大家知道俄烏沖突很大程度上是美國挑起的,要顛覆戰后的國際秩序,這個是中國和歐盟都面臨主要的挑戰。

      中歐是世界上最確定性的力量。毫無疑問,我們的政治體制、發展前景都是非常確定的,偉大復興是不可逆的。歐盟也是個規范性的力量,都是法治累積起來的。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中歐合作至關重要。如果歐洲被美國人帶偏了,陷入一種所謂的“新冷戰”敘事,那這個世界就更加危險了。

      我們不能陷入所謂的民主和專制的敘事,俄烏沖突最終應回到1975年《赫爾辛基最后文件》的不可分割的安全觀,我覺得這應該有很多的共識。

      伍德克:世界已經徹底改變了。這甚至不再是“冷戰”了。這是一場發生在歐洲邊境的“熱戰”,其溢出效應對歐洲社會產生了巨大影響。德國決定增加軍費預算,對俄羅斯實施了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制裁,沖擊了俄羅斯經濟,但也對歐洲自身的社會和經濟產生負面影響。

      歐洲想與中國打交道,希望中國能是我們的好伙伴。

    受俄烏沖突影響,德國政府暫時停止“北溪-2”項目的審批程序。圖為“北溪-2”天然氣管道項目登陸設施管道。
    受俄烏沖突影響,德國政府暫時停止“北溪-2”項目的審批程序。圖為“北溪-2”天然氣管道項目登陸設施管道。

      中西方是沖突還是合作?

      中新社記者:未來中西方將以合作還是對抗為主旋律?

      王義桅:首先,西方不是鐵板一塊,美國和歐洲也不一樣。美國出臺了“印太戰略”,甚至要搞印太版本的北約,因為中國崛起挑戰了美國的國家身份,它不是“上帝的選民”。

      但歐洲不一樣,歐洲不是以這種“上帝”的觀念來建立自己身份的。歐洲有著希臘的理性,有著羅馬這樣一些法的精神?,F在的歐盟也是一種和平的力量。實際上德國也好,法國等這些歐盟創始成員國也好,他們不會完全情緒化地跟著美國走。

      我覺得中歐應該要走出美國的那套敘事陷阱,應該獨立地發展我們的雙邊關系。

      伍德克:歐中合作如何往前推進?我們必須找到歐中可以加深合作的領域。比如氣候變化問題,因為能源成本高昂和能源供應不安全,中國和歐洲都面臨著推遲氣候變化目標的挑戰。歐中可以就這一個共同挑戰互相交流,達成一致并迅速采取行動。

      中新社記者:面對疫情、地緣政治等問題,歐洲企業會否調整在中國的投資和發展戰略?

      伍德克:我們希望(歐洲企業在中國的)投資、銷售越多越好。歐洲企業不應該只看下個季度或今年的疫情影響就得出草率的結論,我認為商業界應該更著眼于長期發展。

      我們去年9月與世界銀行進行的研究表明,中國具有三個發展動力,到2050年(未來30年),將推動中國保持強勁增長。在我們所有的評估中,對中國的投資量是其他任何國家都無法替代的。

      歐洲企業可能會在醫療設備等關鍵領域(的投資)進行一些戰略評估,但歐洲公司在中國、與中國合作,他們會加大投資,這一點毫無疑問。

      全球化能重回美國主導嗎?

      中新社記者:從歷史視角來看,全球經濟和地緣政治秩序會如何改變?

      王義桅:戰后國際體系已經受到美國的極大破壞,現在美國要締造一個以印太為主要抓手的新全球化。是否能回到美國重新主導的全球化,這是個大大的問號。

      現在制裁俄羅斯把美元武器化,加速了不光是俄羅斯和中國,甚至是歐洲國家的去美元化結算,還包括中東國家。

      我相信未來世界不會陷入所謂的中美兩極對抗“新冷戰”的格局,但是否會更加分散化、無序化、混亂化,這是我們現在非常擔心的問題。(完)

    【編輯:張燕玲】
    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    | 留言反饋
   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   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    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日本电影院,体验区一分钟在线观看,制服丝袜中文字幕丰满人妻